屋檐下文学门户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屋檐下文学网 > 一头大呆牛 > 我有一把拟人剑

10 暗流涌动 文 / 一头大呆牛

    身材窈窕,皮肤白皙细腻,可偏偏有一道伤痕,歪歪扭扭地从她的额头上一直蔓延到了下巴角,破坏了这位青春女子本该拥有的靓丽外表。

    她颤抖着望着司徒劫,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愤怒,读出了绝望,更读出了悲伤。

    司徒劫无言地望着雷氏父子,他知道,此时不管司徒家说什么,雷家都有他的道理。

    见司徒一家都愣在了原地,城主笑了笑,继续说道:“这第二门婚事,便是犬子与许家许姑娘的婚事,我已派人算了生辰八字,又专门挑了良辰吉日,欣儿姑娘从外面回来的那一天正好便是最佳的洞房之日。”

    司徒劫愤恨地握紧了拳头,这城主分明就是一派胡言。

    除了自己和许家,欣儿的大致行程何曾让他们知道过?

    现在雷氏父子就是摆明了一件事情,只要欣儿一回来,便要逼迫她与雷欢成婚。

    许方平站了起来,躬身道:“城主大人,恕我们许家无法同意这门婚事。”

    周围的世家大族见许家直接站出来对峙,不由得炸开了锅,要知道这位城主大人可是朝廷上直接任命下来,并且还被赐予了尚方宝剑的重臣。

    虽然每个人都能看出,新来的城主正在针对司徒家和许家,而且绝非善类,放出来的火也迟早会烧到自己家族身上,但他们持有尚方宝剑,贸然行动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许副家主,您看犬子与贵千金两情相悦,司徒公子又与这采薇姑娘如此般配,有何不可?”

    许方平继续保持着镇定,语气平稳但又十分坚决地说道:“据我所知,朝廷希望我们灵医世家最好能够与一名剑心联姻,但并没有强求,更没有指出具体是哪一位剑心。剑心选拔大会乃我朝极为重视的一次选拔,还请城主将婚事的考虑延后,等到剑心选出来再商议也不迟。”

    他赌了一把,坚信司徒劫能够通过这次选拔重新夺回剑心之位。

    当然,能够拖延时间也绝非坏事。

    雷城主笑了笑,正欲答应,不料雷欢却有些异常地站了起来。毕竟他可是亲眼见到司徒劫重新拿起了剑,还在一招之内将自己击败了。

    虽然当时是自己过分轻敌才让司徒劫有了可趁之机,但不得不承认,如果能让他再度登上选拔大会的比试台,他有足够的实力去稳住一个剑心的名位。

    “等到选拔大会结束,势必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到时候谁还有心思谈婚论嫁?”

    听到儿子的话,雷城主也有些意外,在综合了宴会上各个氏族都不太满意的眼神之后,他清了清嗓子,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折中一下。欣儿和犬子的婚事等到剑心选拔大会之后再谈,今日就把司徒公子的婚事先定下来吧。”

    “城主,恕我们司徒家无法苟同,这样做只会辜负了那位姑娘。”

    雷欢冷笑一声站了起来,一脚踢翻面前的桌子后便破口大骂:“你个小小的家主是脑子有病吗?本少爷刚刚已经说过了,不管司徒劫这辈子会不会喜欢上她,能让她嫁进来就已经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了。”

    见雷欢这厮如此无礼,就算是一心想着司徒家出糗的几个家主心里也不由得满是嫌弃。一想到要是今后这家伙对自己也是这副态度,他们就恨不得当场冲上去扒了他的皮。

    听见这话的司徒羽早已气得浑身发抖,就连剑都已经拔出了一寸。不过就在他即将爆发的时候,司徒云抬手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

    “父亲?”

    司徒云暂时没有回应,只是微微鞠了一躬,对雷城主答道:“既然城主有这般急切的好意,那我们司徒家就只能在此表示感激了。”

    不止是许家和司徒两兄弟,就连其他家族的人也都惊掉了下巴。

    这司徒云在当初也算是一位战功显赫的将军,不敢说有傲气,但傲骨还真有几分。如今面对这般侮辱竟然心平气和地全然接受,实在令人甚为惊叹。

    “那好,择时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让司徒公子与采薇姑娘洞房吧。”

    雷城主的眼神略显复杂,在与司徒云稍稍对视了一瞬后才恢复了平静。

    而与此同时,司徒云的眼里也掠过了一道转瞬即逝的精光。仿佛他已经看出了点什么,而且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宴会的后半场大致交流了一番敌对势力与妖兽的动向,最后草草了解了一番民生之后,这场阴云密布的酒宴终于在看似欢快的笙歌燕舞中结束了。

    待到人群完全散去,许方平又折回了司徒家的书房。

    果然,父子三人正坐在桌旁,还特意给自己留了一个已经备好了茶水的位置。

    “阿父,刚才怎么能那样?”司徒羽很是懊恼地问道,“无论是对三弟和欣儿,还是对司徒家和许家,这明显都很是不妥啊。”

    司徒劫虽然心有不甘,但方才父亲的眼神仿佛已经说明了些什么,故而没有再像司徒羽一样追问父亲。

    许方平面色凝重地问道:“司徒老兄,我看你这样做显然是有原因的,不知现在能不能向我们几个解释解释?”

    司徒云拄着长剑,关上了窗子和房门,淡淡答道:“雷城主之前似乎是个城府很深的将军,即便有尚方宝剑,来新地方上任也不可能表现得如此不得人心。据我所知,他目前针对的是我们两家,但其他家族也已经多多少少被他插手了。”

    许方平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说他别有意图?”

    司徒云点头道:“雷欢贪图上了欣儿的美色是真,雷鸣这个老贼看扁了我们暂时消沉的司徒家也是真,再加上我们两家关系本就紧密,所以是最好的切入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是其他家族的人,会采取怎样的措施呢?”

    许方平思索了片刻,随即说道:“晔明城内本就不算和谐,大部分家族都因为竞争关系而怀有敌意,从而站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在这种情况下更难免会产生出结盟的念头,以便一同抵抗雷鸣的控制,从而协商出一条可行的后路。”

    司徒云笑道:“看来许兄也还是挺敏锐的嘛。”

    听了两人的对话,司徒羽不由得薅起了后脑勺。自小就见惯了世家纷争的他虽然在这方面不太敏感,但多多少少受过一些熏陶后也能够理解一些了。

    只是这些事情看上去比练刀练剑要复杂了太多太多,恐怕穷极一生也难以入门啊。

    “那父亲,雷鸣城主之所以想要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一旁的司徒劫若有所思地问道。

    司徒云答道:“剑心选拔大会在即,天辰与星野这两股势力也十分紧张,更重要的是妖兽浪潮也隐隐有再度暴动的迹象了。如果这段时间他成功地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并且一个个将我们挫败分裂,最终无论是面对竞争、战场还是妖兽浪潮,晔明城恐怕都很难再撑下去。”

    司徒羽有些惊讶地问道:“如果阿父猜的都是真的,那这个雷将军岂不就是个叛徒?”

    司徒云苦笑一声,道:“这可不是阿父瞎猜的,是推断。而且,我之前的情报网已经帮我打听到了一些事情——五年前雷鸣曾来过晔明城,当时他的儿子雷欢也完全不是块学刀剑的料。如果不是巧合,两年前晔明山脉出现异变,司徒家受到重创,晔明城差点被攻破,三儿更是差点儿丢了性命,倒是他雷家一路飞黄腾达,雷欢那小子更是像突然得到了点化,一瞬间便成为了刀剑天才。如此一来,事情恐怕有些蹊跷啊。”

    听到来自父亲的情报,又回想起之前在许家时欣儿给自己的提醒——“雷欢的体内似乎拥有一些和主人十分相似的灵力气息”,一个可怕的猜想逐渐浮出了水面。

    天底下会不会有办法在两人完全不接触的情况下直接将功力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呢?

    “大致明白了,在这儿待太久容易被怀疑,我这就回许家做一些安排。”许方平站起身来,“有要紧的事情尽管通知我。”

    “那就有劳许兄了。”司徒云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曾经在营帐中运筹帷幄的气魄,“羽儿,这段时间你多留意一下城内的动向;三儿,你多留意一下城外的动向,然后有关刚刚那位姑娘的事情就不得不先委屈一下了。”

    “孩儿明白!”

    回到卧房,司徒劫再度摊开了自己缠满黑纱的双手。

    似乎仅仅只提升精神力,让自己能够更久地持剑已经不足以应付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了。

    还有六天,除了要尽量取得登上剑心选拔大会的资格,还必须对自身的整体能力都来一次大的突破与提升。

    “采儿,你说天底下有没有办法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一个人的实力让渡给另一个人?”

    “抱歉,采儿被重新唤醒后还有许多地方没有被解放。不过要是采儿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主人的珠子里应该会储存着相关信息。”

    司徒劫无奈地笑了笑,果然还是得去挖石头啊。

    就在司徒劫换上一身便于在野外行动的衣衫准备出发的时候,一个有些胆怯的身影被逼着来到了自己的门前。

    看着纸窗上颤抖的人影,司徒劫开口问道:“你是雷鸣城主安排给我的……未婚妻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