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文学门户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屋檐下文学网 > 橙年岁月 > 狂医豪婿

第六章 院长是我师弟,你咬我 文 / 橙年岁月

    白霍一听见张凡二字,瞪着大大的眼睛,见张凡要离开连忙上前,笑脸拉住道,;误会,这都是误会啊,师兄别生气,给师弟一点面子可否?</p>

    白霍叫到师兄二字时,声音压得只有二人能够听见。</p>

    昨天回国其实他就是为了迎接张凡这个师兄而来的。</p>

    但是毕竟他是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年纪也比张凡大几十岁,但是有一点他必须不得不承认。</p>

    张凡在医学上的造诣远远高于白霍,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p>

    想当年他师出张凡的爷爷,叩门出山以为除去张凡的爷爷,世界再无对手,直到白霍下山偶遇大学刚毕业的张凡时,他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p>

    张凡二字或许在时间的沉淀下,远比师父二字要更加敬畏,一句师兄并不过分。</p>

    ;院长,这家伙就是农村来的土包子,他能懂什么医术,韩天明见白霍竟然放下身段留张凡,还以为是因为李老。</p>

    张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着哈切,拍了拍白霍的肩膀道,;我觉得他说的对,你觉得呢?</p>

    白霍一听顿时勃然大怒,转身上前抬脚就朝着韩天明大腿踢去。</p>

    ;白院长&hellip;&hellip;韩天明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可思议看着为了张凡踢自己。</p>

    ;混蛋玩意儿,再给我吵吵,信不信老子开除你?</p>

    ;我&hellip;&hellip;哑口无言,一旁的中医科和西医科都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地上了。</p>

    一个新人竟然让白霍踢了西医科的副主任韩天明。</p>

    ;这家伙一定有很大后台吧!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不免多看了一眼张凡。</p>

    ;还不道歉!白霍挤眉弄眼。</p>

    韩天明阴沉着脸,眼睛死死盯着张凡,突然他露出一抹冷笑站了起来,重重喊了一声,;对不起,说完转身欲要离开。</p>

    可就在这时张凡慵懒的声音传来,;慢着,韩大少。</p>

    韩天明停下了脚步,侧目瞪了张凡一眼,只看见张凡冷漠道,;我来这里并不是给你添堵的,大家都是学医的,希望不要因为私下恩怨报复。</p>

    韩天明冷哼一声,只对西医科的人说了一句走。</p>

    目送西医科的人狼狈离开,中医科的一群小护士们纷纷对这新人投来尊敬的眼神,这些年来中医科算是因为这新人扬眉吐气了。</p>

    ;你们都去工作吧,白霍散去了中医科的人,确定四下没人,这才拉下老脸嘿嘿道,;师兄这些年为何不来寻师弟呢,甚是想念您和师父啊。</p>

    张凡眯着眼睛侧目看了一眼白霍,;我怕师弟嫌弃我是个乡下赤脚医生,脏了您天霞人民医院的大门啊。</p>

    白霍脸色大变,吓得没有差点跪下去,连忙摆手差点要哭了。</p>

    ;师兄你可不能这样说啊,师父和您都是我的长辈,我内心绝不会有半点不尊敬之说啊。</p>

    张凡哭笑不得,;好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老实。</p>

    白霍老脸故作委屈道,;你吓死师弟了,师兄这玩笑可开不得,欺师灭祖啊。</p>

    ;白院长,出事了,突然只看见远处有女子跑来,一看竟然是身穿医院制度,身材惹火的谭雪莉,张凡不禁多看了几眼。</p>

    白霍见谭雪莉跑来,连忙收回手,尴尬的咳嗽几声。</p>

    谭雪莉惊讶看着张凡竟然也在这里,;白院长西医科重症室四号病房出事啊!</p>

    ;四号病房!白霍脸色凝重,看了一眼张凡道,;我先去看看,师&hellip;&hellip;咳咳,张凡医生你先在此后院等待。</p>

    说完白霍让谭雪莉带路离开。</p>

    张凡耸了耸肩膀,提着书包来到爷爷曾经待的后院,只看见门口有棵桂花树,张凡走进了屋子,只看见门口对面墙上挂着相框,竟然是自己和爷爷的合照。</p>

    看到这里张凡眼睛微微红润,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可是很快张凡眸子突然一股杀意迸发出来,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甚是吓人。</p>

    爷爷身中剧毒而死,他不可能放下,否则也不会一直在魏家修行功法,一边暗中调查爷爷之死的真相。</p>

    整个天霞市的地下世界他都有去过,也为此得罪了很多道上的大佬,可依然没有半点有用的讯息。</p>

    想到这里张凡默默在案板点了三炷香,面对张凡爷爷说了一句,;爷爷这仇孙子放不下,此仇不报绝不归隐山林。</p>

    言罢张凡重重磕头三下。</p>

    是夜!小院昏暗灯光和霓虹的都市分割成了两个世界。</p>

    白霍确定四下没人对着屋内小声喊了一句,;师兄我能进来吗?</p>

    ;进来吧!</p>

    白霍卑躬屈膝的小跑到门口,只看见张凡正在打扫卫生,笑呵呵道,;师兄,师弟能否求你一个事情。</p>

    ;什么事情?张凡拿着柜子翻来的铁观音,亲自给白霍这老可爱砌了一杯茶,道,;喝!</p>

    白霍乐呵呵接下,饮了一小口,侧目观察张凡神情却看不透,只有拍马屁道,;师兄这泡的一手好茶,恐怕天霞市没有第二人啊。</p>

    张凡似笑非笑,道,;别拍马屁了,有事说事。</p>

    白霍眼睛一亮,放下茶杯直言不讳道,;那师弟就直说了,还记得白天重症室的四号病人吧,此人病重怕没有师兄出手难以挽救,还希望师兄高抬贵手,救救他。</p>

    张凡举在空中茶杯僵硬了,眉头紧锁道,;救人是我们医者本身,你为什么不早点说!</p>

    白霍吓得不敢说话,毕竟师兄教训的是啊。</p>

    张凡重重放下茶杯,提着书包只说了一句;带路!</p>

    ;白院长他又醒了,现在气息越来越弱的,恐怕不行了!</p>

    张凡随着白霍来到重症室,只看见白天那中医科的小护士跑来。</p>

    白霍对张凡道,;看你了。张凡点头便走了进去,顿时引来一群人的注意,只看见其中一人正是韩天明。</p>

    ;你一个中医科的来这里干嘛,赶紧出去!</p>

    是我让他来的,都让开!白霍冷着脸走进来,韩天明冷哼一声竟然让开了,这个举动让一旁西医科的人看不明白。</p>

    一个区区中医科的人,堂堂西医科的副主任竟然让步了?</p>

    ;这家伙什么来头?有人小声问身边的人。</p>

    ;哼,圣药堂李老的人,小白脸一个,有人认识张凡,不屑道。</p>

    张凡不理会,来到病人前初步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做声,仅仅眉头紧皱,然后又开始把脉着,脸色越发凝重。</p>

    韩天明不耐烦道,;病人的时间非常宝贵,如果你没有那个本事请离开,不要浪费我们西医科的时间!</p>

    张凡不给予理会,收回手就简单说了一句,;这人死不了!</p>

    白霍一听脸色一喜,话从张凡口中说出来仿佛阎王爷也休想带走。</p>

    韩天明一等人却不屑道,;这人体内五脏衰竭,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p>

    张凡看了韩天明一眼,低头打开背包风轻云淡说了一句,;是吗?</p>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质疑我的判断不成,这病人这些日子我一直负责,难道我还不清楚吗,你就算是装,也别太不讲依据。</p>

    ;依据?张凡笑着从背包掏出中医科的针袋,打开便是一排通体透明细小的银针,张凡愤怒道,;对于病者没有绝对的依据,请不要判断生死。</p>

    张凡的爷爷从小就对张凡教导,救治病患竭尽全力,病患的生命是神圣的,绝不能有半点马虎,这也让张凡养成了对病患生命态度的绝对严谨。</p>

    所以张凡的愤怒和对韩天明这个西医科副主任有藏不住的不屑。</p>

    ;白院长你都没有办法,难不成真让这个家伙乱来吗?</p>

    白霍却平静的点头,只说了一句,;他是我请来的神医,我相信他。</p>

    ;可&hellip;&hellip;韩天明心中不平,很显然白霍对于张凡的实力认可,超乎的韩天明的想象。</p>

    有那么一瞬间韩天明觉得张凡可能真是白院长白霍口中的神医?!</p>

    很快张凡回答了所有人的问题,拿出通体透明的一排银针,没有太多花里胡哨,仅仅消毒便稳稳扎在病患的神厥穴,随后是紫宫,石门,阴交&hellip;&hellip;</p>

    很快张凡针袋的御用银针便尽数扎在病患十二脉络各大穴位!</p>

    一旁白霍脸色越发沉重,因为这些手法他本人也会,也不知道对病患使用了多少次,但是却并没有太大效果。</p>

    就在白霍疑惑是,突然张凡的手法变得不一样了,只看见那颤抖的透明银针开始变成了血红色!</p>

    血透过细小银针的针尖洞口,渗透银针全身!</p>

    看到这里张凡这才微微一笑,一旁小护士连忙端上热水,张凡惊讶看了小护士一眼,没想到如今社会还有人会懂中医的这些俗气规矩。</p>

    施针完毕,热水洗晦!这规矩是张凡的爷爷教导给张凡的,只不过张凡倒也没有理会这么繁文缛节,怕就是白霍还在意了!</p>

    ;张凡,就这样完了!韩天明质问。</p>

    张凡点头,;不然呢,难不成还要请你跳个舞祝个兴?</p>

    ;你说什么!韩天明咬牙切齿。</p>

    张凡没有理会,心中更是对韩天明的不屑表达在脸上,对于病患生命的不尊重,不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不配得到他的认可!</p>

    张凡看了一眼白霍道,;针半个时辰拿掉,消毒帮我送来!</p>

    ;你好大的口气!有人实在看不下去张凡不可一世的样子,站出来道,;真以为是圣药堂的人就目中无人,这可是白霍白院长!</p>

    张凡却回头冷笑,;你咬我!</p>

    ;你&hellip;&hellip;</p>

    话还没有说完张凡已经推门走了出去,脸色突然沉重起来,来到昏暗的走廊张凡看向窗外的夜景,阴暗的脸上看不清楚半点表情,此时他额头开始冒着密集的冷汗。</p>

    突然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他身后抓来!</p>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