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文学门户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屋檐下文学网 > 陪你倒数 > 最强神医赘婿

第696章 你们是英雄 文 / 陪你倒数

    李千珝听到林羽这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苦涩,这个家荣,岂止是对商界的事情不了解啊,简直是一概不知啊!

    “家荣,你试想,华夏的企业家再厉害,也不过是只能在华夏呼风唤雨而已,但是要是到了国际上,压根都排不上号!”  李千珝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冲林羽解释道,“而人家郭兆宗跟很多富商和国际政要都有交情,所以很多海外项目我们内地的富商连竞标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人家郭兆宗轻而易举的就能拿下来,你想想我们跟人家的差距有多大?!人家有钱有人脉,凭什么要跟我们这些国内的富商合作?!更何况上港虽然回归了这么多年,但是上港人

    对我们内地人多少还是有些疏离感,要想合作,自然也就难上加难了!”  国内的富商谁不想跟郭兆宗合作?!一旦合作成功,那就相当于为自己企业的发展撞上了推动器,很快就能冲出华夏,冲向世界,只需假以时日,就有可能在世界站

    稳脚跟!

    但是人家郭兆宗怎么可能会看的上他们?就算郭兆宗自己忙不过来,找的也是上港或者境外的合作伙伴!  林羽闻言拧着眉头点了点头,对李千珝说的这些有些一知半解,但是他能听懂,只要跟郭兆宗合作,那么李氏集团就有希望更进一步,所以他沉声冲李千珝说道,“李

    大哥,你既然这么想跟郭兆宗合作,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早点告诉你?!”

    李千珝满脸诧异的望了林羽一眼,有些不明所以道,“告诉你做什么,你……你不是说过,不想参与我们集团内部的商业运作吗?!”

    他见林羽这么说,还以为林羽想要跟着一起插手管理层。

    林羽摇头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想插手集团的管理,我是说,你早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作为你和郭兆宗之间的一个中间人,让你们见见面!”

    李千珝闻言猛地一睁眼睛,满脸惊诧道,“家荣,你……你的意思是你认识郭兆宗?!跟他有交情?!”  林羽来了京城之后也没怎么跟李千珝说过清海的事情,关于郭兆宗在清海投资影视城分给林羽股份的事情,林羽更是从未透露,亦或者说林羽不好意思提,自己没参与任何的筹备和管理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跟着分利益,感觉就跟抢人家的钱一样,但是当初郭兆宗死活要送给他,他也拗不过,所以李千珝对于林羽和郭兆宗之间的事情

    自然毫不知情,听到林羽这句话,不免有些诧异。

    李千影听到林羽这话也不由一怔,急忙冲林羽说道,“何先生,这郭兆宗身份可不一般,脾气也傲的很,不是跟他认识、攀交情他就能卖你面子的!”

    她以为林羽跟这个郭兆宗也不过是见过一两回面的泛泛之交,生怕林羽去找郭兆宗的时候再碰一鼻子灰!

    “放心吧,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林羽听出了李千影话里的关切,冲李千影笑道,“我跟他之间多少还有点情分!”

    “要是这么说,那就太好了,家荣,你要是能帮我们攀上郭兆宗这棵大树,那我们李氏以后的发展将不可限量啊!”

    李千珝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兴冲冲的冲林羽说道,“我替我自己和李氏集团感谢你!”

    李千珝激动的身子直打颤,这个家荣可真是个福将啊,似乎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竟然连远在上港的郭兆宗都有交情!

    “行了,李大哥,先别急着谢我,我说的只是试试,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毕竟做生意这种事情不是有交情就可以的,大家都得考虑自己的利益,所以成不成,还真的难说。

    “请大家静一静,我们的烈士棺椁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烈士安葬仪式马上就要进行,首先,我们有请华夏特种大队,暗刺大队的大队长何自臻为我们发表讲话!”  这时小广场前面的主席台上,一位身着军装的男子拿着话筒冲小广场场内的众人喊了一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至于何自臻的身份,早就已经成为了京城的一种象征

    ,所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要不是何自臻非要自己去边境,他本可以在京城的军部里安稳度日的!压根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广场内的人群立马自发有序的站好,收起脸上嬉笑的神情,面色严肃的朝着主席台的方向望去。  因为今天主要是烈士安葬活动,不是什么动员大会之类的,所以前来参加仪式的领导都没有安排发言,唯独让暗刺大队的何自臻上台发言,等他发言结束之后,便是

    烈士安葬仪式。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身挺拔军装的何自臻昂首挺胸,迈着监事的脚步朝着主席台方向走去,手里还攥着一份演讲稿。

    与他英姿飒爽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悲痛与阴郁,每一步看起来都迈的十分有力轻松,但实际上每一步都踏的非常沉重。  等到他迈步走到讲台上之后,他扫了眼台下的众人,啪的打了个敬礼,从左侧到右侧旋转了半个身位,不只跟小广场内的众人敬礼,还给小广场外围自发而来的市民

    们敬礼。

    接着他打开手里的演讲稿,扫了手里的演讲稿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他咬了咬牙,接着将手里的演讲稿卷起来,神情悲痛的说道,“我何自臻愧对华夏同胞的兄弟姐们,愧对生养我的土地!我自己的兄弟战友英勇就义,但是我却完好无

    损的站在这里,我何自臻,无地自容!我们镇守边境,答应保境安民,但是却让那么的百姓被外人杀害,我何自臻,罪该万死!”

    他的声音颤颤发抖,隐隐带着哭腔,悲痛万分。  其实在来之前,上面要求他不要把这次发生的具体事件讲出来,但是他刚才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消息早就已经泄露出来了,这些自发而来的市民,绝大部分已经知

    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他愿意坦坦荡荡的接受在场众人的批判和辱骂,是他这个军人做的不称职!才让这么多的手足同胞蒙此劫难!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出言辱骂他甚至是责备他!

    “不丢人,你们是好样的!”

    “对,你们是英雄!”

    “谢谢你们,谢谢!”

    ……

    相反,在场的众人反倒自发的称赞起了何自臻等人,神情凝重,言辞恳切,很多人已经泛红了眼眶,显然所说的话都是发自肺腑。

    对于何家的这个主动请缨,镇守边境,保我华夏不受外族侵犯的何二爷,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识?!又有谁人不敬重?!  何自臻见状不由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在场的众人会是这么一种反应,身子微微一颤,眼眶中陡然间涌起了一丝薄雾,再次啪的给在场的众人打了敬礼,没有说话,

    此时,这一个敬礼,已经胜却千言万语,他不只是在替自己跟华夏的同胞手足敬礼,更是在替自己死去的那些兄弟跟自己的同胞手足敬礼!  很快,烈士的棺椁已经从陵园外面运了过来,数辆军用越野车在小广场外围的主路上停下来之后,便纷纷跳下来数十个身着整齐的军装和黑色长靴的军人,个个身材

    挺拔,面如刀刻,每个人手上都佩戴着一副雪白的白手套。  其中有一些人手里还拿着大号、长号和大军鼓之类的乐器,显然是军乐队的,而另外的一帮军人则一人手里捧着一个几十公分长的红木棺椁,每一个棺椁上面都盖着

    一面鲜艳的红旗,红旗下面,是烈士的尸骨。  小广场内外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陡然间都肃然起敬,面色庄重的望着那些军人手里捧着的棺椁,他们知道,收敛在棺椁里的这些尸骨,年龄永远的停在了二三

    十岁最美好的年纪!  捧着棺椁的军人走在最前面,昂首挺胸,满脸的坚毅神圣,每一次踢腿落腿都整齐划一,气势非凡,而后面的军乐队也已经奏起了雄浑豪迈的军曲,声震四野,似乎

    用尽全身的力气,在陪自己的战友走完这最后一程。

    好多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眼眶泛红,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林羽看着这一幕内心也不由有些动容,心中说不出的压抑难受。

    江颜、叶清眉和李千影等女生也都不由轻轻啜泣,亲身经历这种氛围,她们才终于知道了何为军人,何为伟大!

    但就在此时,林羽他们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打哈欠的声音,“无聊,每次都是这样,至于吗,他们都死了,弄这么大的排场有什么用,他们能知道吗?!”

    这个声音不大,只有周围的几人能够听到,但是却那样的刺耳,直戳人的心窝!  林羽等人面色一沉,满脸愠怒的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